广州国企豪掷30亿”喝奶” 曾经退市的乳业巨头能东山再起吗?

原创 Kbet365  2020-11-13 00:40 

曾日薄西山的辉山乳业,迎来了东山再起的曙光。

广州市大型国企越秀集团官微披露,11月11日,越秀集团重组辉山乳业启动大会在沈阳召开,作为辽宁地区第一乳企的辉山乳业重组大幕正式拉开。

稍早前,越秀集团递交资产重整方案,获得辉山乳业多数债权人投票表决通过,该方案已经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正式生效。

重整辉山

据越秀集团披露的《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八十三家企业重整计划草案》(下称《重整计划草案》),未来越秀集团将设立新公司(名称未定)。沈阳中院裁定,辉山乳业香港持有的辉山中国100%股权及辉山乳业香港持有的乳业集团沈阳公司75%股权、辉山乳业集团持有的乳业集团沈阳公司25%股权将由新公司持有,即新公司持有辉山中国和乳业集团沈阳公司100%股权,进而间接持有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其他公司100%股权。

作为重组方,越秀风行食品集团将提供不超过30亿元资金。其中越秀风行食品集团以现金20亿元出资持有新公司67%股权(20亿元注册资本),转股债权人以债权作价9.85亿元出资持有新公司33%股权(9.85亿元注册资本)。

此外,越秀风行食品集团将提供不超过10亿元的共益债务借款用于清偿本重整计划草案规定的各类债务、改善生产经营或补充现金流。

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的全部债权将分别通过现金立即清偿、现金延期清偿、转为新公司股权的方式进行清偿。转股债权人的股权比例按照《重整计划草案》的相应原则予以确定。

越秀集团重整辉山乳业启动大会现场,图片来源:越秀集团官方微信

资料显示,越秀集团是广州市国资委下属资产规模最大的国有企业,控有5个境内外上市平台。2019年,越秀集团总资产达6700亿元,营业收入648亿元,全年利税总额超240亿元,位列中国企业500强和中国跨国公司15强。

乳业分析师宋亮对记者表示,越秀集团此次重整方案的优势一方面是出资额高、方案更简练,另一方面是内容更倾向于乳业上游建设,通过投资带动上游发展,与辉山乳业拥有的众多优质产业资源更加匹配。

择机上市

斥资30亿元巨资“喝奶”,越秀集团有着自己的一番打算。

在重组辉山之外,越秀集团还手握另外2只“奶瓶”,一个是集团旗下的风行乳业,另一个是河北省知名乳品品牌“长城”。

“越秀接手辉山首先肯定是看重对方的奶源资源。”宋亮告诉记者,目前头部企业都在争抢奶源,越秀集团既可以利用辉山乳业奶源保证其在河北的控股公司长城乳业供应,再通过长城乳业和辉山乳业联动,布局东北、华北市场,尤其是在低温奶领域。

目前,辉山乳业拥有42万亩饲料原料种植地、50万吨精饲料加工厂、13万多头奶牛等众多产业资源。

辉山乳业自营牧场,图片来源:辉山乳业官网

在当日的启动大会上,越秀集团披露后续方案:

将辉山乳业作为越秀风行食品集团乳业板块中最重要的一块拼图,保持新辉山公司运营管理的独立性,继续坚持全产业链模式,坚持奶源100%来自于规模化自营牧场。越秀集团将利用辉山乳业的产业基础和品牌积淀,使辉山乳业和风行乳业携手,实现“十四五”乳业板块营收超过100亿元。

与此同时,越秀集团提出液奶产品争取做到20亿元-25亿元销售目标,实现婴配粉产能利用率80%;下游市场将大力发展生鲜连锁和新零售模式,聚焦辽宁省,外拓东北地区,三四线市场先行,逐步转移至一、二线城市。

越秀集团还计划稳步扩张辉山乳业上游资产,即在2025年达到20万头-23万头牛的规模,实现年产原奶100万吨-130万吨,其中自用约45万吨-50万吨。

值得关注的是,越秀集团亦计划择机将资产重整,新公司与风行乳业进行整合并谋划A股上市。

而就在去年底,辉山乳业被港交所强制退市,带着昔日的光环黯然落幕。

是否有“毒”?

作为曾经辽宁省老牌乳企,辉山乳业有一段令人唏嘘的过去。

资料显示,辉山乳业诞生于1951年,是一家全产业链深度布局的乳企。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募资金额超百亿港元,市值一跃成为海外乳业上市公司的前三甲。

辉山乳业旗下液态奶产品,图片来源:辉山乳业官网

平静的水面之下,暗流涌动。辉山乳业的转折点出现在2016年。

彼时,这家老乳企被做空机构浑水盯上,后者在报告中直指辉山乳业财务造假。沽空报告还称,即使公司财务没有造假,但也似乎处于违约边缘,因其杠杆过高。

另外,辉山乳业大部分股份已作为贷款之抵押品,若借款人无法支付保证金,则长期持有人将面临重大风险。

针对浑水的报告,辉山也作出了挣扎式的澄清。但最终,浑水还是“淹没”了辉山。

2017年3月,辉山乳业资金链断裂浮出水面。紧接着,公司股价“崩盘”暴跌逾85%后停牌。

两年九个月后,辉山乳业被港交所强制退市,黯然离场。

2017年,辉山乳业曝出债务危机后股价大跌

辉山乳业的债务窟窿有多大?

据报道,截至今年9月20日,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的债权审查结果显示,已申报确认的债权金额为296.8亿元,其中有财产担保债权为63.1亿元,普通债权为233.2亿元,经营类普通债权为34.9亿元,金融类普通债权为198.3亿元。

对越秀集团而言,解决债务问题仅是第一步。

接下来,越秀集团还要面对如何盘活辉山资产、利用好上游资源拓展市场等等问题。

近年来,乳业市场竞争加剧,区域型乳企纷纷通过发力低温奶,谋求市场一席之地,实现弯道超车,而深陷债务泥沼的辉山乳业过去已然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宋亮告诉记者,越秀集团接手辉山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从头部企业手中争夺份额。

目前辉山的液态奶在东北和华北市场受到伊利、蒙牛、君乐宝等对手的挤压,份额已经很小,未来面临的竞争压力非常大。并且越秀与辉山处于南北两地,在企业文化和企业管理方面可能存在一定的兼容难度。

在越秀之前,伊利、蒙牛、新希望、光明、菲仕兰等乳业巨头都曾想尝试重组辉山,但最终半道退出。

那么,在越秀集团“饮下”辉山后,又将发生有怎样的反应呢?尚需拭目以待。

编辑:朱文彬

(原标题:广州国企豪掷30亿元北上“喝奶”,曾经退市的乳业巨头能东山再起吗?)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本文地址:http://www.dsycz.com/18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