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的风暴:天齐锂业800亿市值大赌局

原创 Kbet365  2021-01-15 14:30 

锋雳视角

》800亿市值的天齐锂业,天价收购背后,伴随着巨额贷款与利息。

》新能源产业爆发带来的业绩增长,与迫近还本付息期的百亿债务,是天齐锂业的生死赛跑。

“57元全部卖出!大赚一笔!”、“等了三年,终于解套了”、“有抄底的吗?”,进入2021年刚开始不过十余天,截至1月13日,天齐锂业4登龙虎榜,3次涨停。

2020年9月10日,天齐锂业的股价仅为19.17元/股,不足半年,截至1月14日收盘,天齐锂业收于54.33元/股,股价涨幅逾183%。

而天齐锂业的经营表现却差强人意,2019年天齐锂业亏损54.82亿元,而截至2020年9月30日所披露的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5.72亿元。

此外,2020年9月30日,天齐锂业账面短期借款31.3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33亿元以及长期借款130.3亿元,累计负债总金额294.62亿元,其中需要公司短期偿还的借款为164.32亿元,而同期货币资金和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不过近14亿元。

即便如此,截至1月14日收盘天齐锂业市值依旧高达800亿元,是什么支撑了天齐锂业?

新能源上游话语权

根据Roskill 2019报告,2018年以下游商家销量计算,天齐锂业是全球第三大电池级碳酸锂供应商。

但相比于下游销量,天齐锂业所拥有的锂矿才是“无价之宝”。

天齐锂业主要从事锂矿石开采和锂产品的加工业务,其前身是四川省射洪县一家连年亏损的国有锂盐厂。目前,天齐锂业的掌门人是蒋卫平,自2007年接手锂盐厂后,一手将一家连年亏损的企业发展成了市值超800亿元的锂电王国。

锂,作为自然界最轻的金属元素,拥有着广泛的应用。小到锂电池,电动汽车,大到航空航天、核工业,都是锂的下游产业链。

天齐锂业目前唯一在产锂矿为控股子公司泰利森开发的澳大利亚格林布什矿山,主要产品为化学剂锂精矿和技术级锂精矿。

除此之外,泰利森则拥有目前世界上正开采的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西澳大利亚格林布什矿。根据Roskill2019报告,按2018年的资源量及储量以及采矿产量计算,格林布什矿场是全球最大的硬岩锂矿,2018年全球范围内该矿场的矿石品位最高且化学级锂精矿生产成本最低。此外,矿亦生产技术级锂精矿,根据Roskill2019报告,在2012年至2018年的7年间,依据其产能和向最终用户销售商品的数量看,泰利森是世界最大的技术级锂精矿供应商。

根据天齐锂业2019年年报披露,公司通过控股泰利森实现了锂精矿的自给自足,可以完全覆盖公司生产锂化工产品所需的所有锂原料。

锂矿一共可分为两种固体矿和液体矿,而泰利森属于前者。

2018年,天齐锂业不惜背上35亿美元债务获得Sociedad Química y Minera

deChile S.A.(下称“SQM”)23.77%的股权,

SQM作为世界最大的锂化工产品生产商,拥有智利Atacama盐湖、阿根廷Cauchari-Olaroz和澳大利亚的Mt Holland三大锂资源。其中,Atacama盐湖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卤水储量,是运营中的最高品位卤水资源。

世界卤水资源格局

所以,在锂产业上游,天齐锂业已经拿下了两个世界之最。即便是新能源汽车代表的特斯拉,离开了锂电池依然是“寸步难行”。追本溯源,马斯克和特斯拉可能最终都难以绕过蒋卫平的天齐锂业。

自有资产仅是债务四分之一

拥有世界级的锂矿资源,对天齐锂业来说着实是不容小觑的力量,也正因如此,不少投资者依旧看好天齐锂业的未来。

泰利森和SQM均是天齐锂业通过并购的方式取得,2012年,天齐锂业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最终斥资人民币45亿元,获得泰利森100%的股权,虽然彼时天齐锂业的净利润尚不足亿元,但并未存在过多负担。

据公告显示,收购SQM时,天齐锂业获得23.77%的股权,需要支付258.93亿元的交易对价,而截至2018年3月31日,天齐锂业合并报表中货币资金及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的约合计65.86亿元,仅为支付对价的25.43%,远不足以支付交易对价,最终背负了35亿美元的债务。

贷款方面,天齐锂业向中信银行(国际)有限公司牵头的银团贷款10亿美元,贷款期限1年,到期后可展期1年,自正式放款日2018年11月29日起算;向中信银行成都有限公司牵头的银团借款25亿美元,其中:(1)A类贷款13亿美元,贷款期限1年,到期后可展期1年,自正式放款日2018年11月29日起算;(2)B类贷款12亿美元,贷款期限3年,到期后可展期1年,展期期限到期后,可再次展期1年,自正式放款日2018年11月29日起算。

借钱购买,使得天齐锂业的资产负债率也从2017年的40.39%骤然上升至2018年73.26%。截至2019年末,天齐锂业账面长期借款、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318.41亿元,而收购SQM所支付的258.93亿元对价占比超80%;而利息方面,2019年天齐锂业财务费用—借款利息支出已然高达20.42亿元,而2018年时仅为4.11亿元。

从时间上,2020年11月,天齐锂业向银团贷款的10亿美元及13亿美元的A类贷款集中到期。然而即便在锂价最高时的2017年,天齐锂业的净利润也仅有26.12亿元。

为了缓解公司的资金压力,2020年年末,天齐锂业动作频频。

先是2020年11月30日,天齐锂业及相关子公司与银团已签署《展期函》,银团同意将境内银团贷款项下的A类贷款13亿美元和境外银团贷款余额5.84亿美元合计18.84亿美元自到期日起展期至以下日期之中的较早者:(1)2020年12月28日;(2)银团代理行确认签署的《修改及重述的贷款协议》生效之日。

2020年12月8日,天齐锂业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Tianqi Lithium EnergyAustralia Pty Ltd(下称“TLEA”)拟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澳大利亚上市公司IGO Limited(下称“IGO”);IGO以现金方式出资14亿美元认缴TLEA新增注册资本3.04亿美元。除用于支付本次交易相关费用外,TLEA本次增资所获资金拟主要用于偿付银团并购贷款本金12亿美元及相关利息。

此外,2021年1月7日,天齐锂业控股股东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张静、李斯龙减持5908万股,按照7日收盘的49.4元/股计算,此次减持可套现约29.19亿元。

得到了资本市场、银行的救助,天齐锂业虽然得以喘息,但该还的最终还是要还的,借款虽然获得了展期,但并不等同未来无需偿还。此外,截至2020年9月30日,天齐锂业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尚有133亿元,而这笔钱,天齐锂业则需要在2021年全部还清。

尚在亏损的天齐锂业该如何偿还这笔天文数字的银行贷款?

巨大的资金缺口

2018年至2020年9月30日,天齐锂业的经营性现金净流入分别是36.2亿元、23.55亿元、6.652亿元,合计66.402亿元。然而,这些经营所带来的的现金流入并不是可以全部用来偿还欠款的的。

另一方面,天齐锂业的“疯狂”不仅在于其蛇吞象的海外并购,其在固定资产投资方面亦是“挥金如土”。

同样在2018年至2020年9月30日,天齐锂业构建固定资产等所支付的现金分别为34.28亿元、37.35亿元、8.335亿元,累计79.965亿元。

如下图所示,据天齐锂业2019年年报披露,诸如化学级锂精矿扩产项目三期、2万吨碳酸锂工厂项目、雅江锂辉石矿采选一期、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1、2期等均未完工,按照所披露数据粗略计算尚需投入42.11亿元。

简而言之,天齐锂业依靠自身生产经营活动所能挣的钱并不足以支撑公司的“花销”,攒钱还贷的方式对于目前的天齐锂业来说似乎有点“天方夜谭”。

而收益方面,由于天齐锂业对SQM不构成控制,因此天齐锂业对SQM的核算属于长期股权投资,2018年至2020年9月30日,天齐锂业获取的投资收益分别是5.36亿元、4.03亿元、1.29亿元,累计10.68亿元。然而SQM所能带来的投资收益甚至都不足以偿还其35亿美元的贷款利息。

给予天齐锂业价值加持的核心资产,此时也使天齐锂业陷入困境之中。对当下的天齐锂业而言,未来是美好的,但现在活下去更为重要。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本文地址:http://www.dsycz.com/31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