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历代杀戮功臣人数最多、手段最残酷,也许有人会想到商纣王、秦始皇两个暴君。其实,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杀戮功臣的手段比两个暴君更为残酷。

朱元璋从小当过放牛娃、乞丐、云游和尚。这个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农民皇帝,性情十分古怪。在他的眼中,路边的石头是敌人、山上的草木是敌人、甚至天空中的飞鸟也是敌人,认为谁都在讥笑他、讽刺他甚至害死他。原来,他犯的是权力狂热病,担心自己和子孙后代的江山坐不稳,于是开始对昔日南征北战的功臣大加杀戮,甚至为他生儿育女的嫔妃也不放过。犯法的杀,不犯法的也杀,无理的杀,有理的也杀。其屠戮之残忍,足令天下人毛骨悚然。

为排除异己稳固江山,这个古怪皇帝制订上百种酷刑。其中有刷洗刑:就是把受刑者光着身子放在铁板上,一边浇滚烫的开水,一边用铁刷刷去皮肉;有挂钩刑:用铁钩钩住脊骨,然后横挂空中“荡秋千”,直到筋骨折断坠地惨死;有推磨刑:受刑者缚在木杆上,另一头挂石头对称,被称为“推吆磨”凌空旋转;有拉肠子刑:同样是把受刑者悬空倒挂,用铁钩插入肛门把肠子拉出老远,被称为“放飘带”;有剥皮刑:受刑者的肉皮被剥下后,放在衙门公座上,让那些刚上任的新官看了发抖。除此之外,还有一人受墨面、纹身、挑筋、剁指、去膝盖等五刑。但最为残酷的还是凌迟。凡是凌迟处死的罪人,照例要杀3357刀,而且每杀10刀一歇一吆喝,让受刑者慢慢痛苦至死。

朱元璋杀人是有预兆的。上朝时,要是他的玉带高高地飘在胸前,大概是心情好,一般不会杀人。要是玉带压在腹下,便意味着有大祸临头。每遇这种时候,满朝文武官员吓得面色死灰,一个个伸着脑袋等死。因此之故,朝中官员每天清早起床都要梳洗穿戴,出门前例行和家人诀别吩咐后事。倘若有命活着回家相互庆贺,算是多活了一天。洪武十三年正月初二大年刚过,中丞相涂节突然告发掌管中书省的左丞相胡惟庸与御史大夫陈宁等人企图谋反。朱元璋立即下令将胡惟庸、陈宁以及他们的党羽1200多人全部处死。洪武二十六年二月初八日,那天早朝完毕,看起一切都很正常。突然,锦衣卫指挥蒋献出班状告凉国公蓝玉谋反,朱元璋立即下令逮捕。面对莫名其妙的罪名,蓝玉拒理辩驳毫不退让。吏部尚书詹徽出面主审查其同党,蓝玉破口大骂詹徽就是同党。朱元璋一听监审官也是同党这还了得,立即命武士把詹徽从审判席拉下抓起来。第二天,朱元璋也不要证据和口供,就将蓝玉绞刑处死。而那个主审官詹徽,也因指为同党被处死。蓝玉死后,朱元璋借谋反罪开始宰杀朝中大臣。被杀的主要武将有开国猛将常升1公、13侯等2000余人。仅蓝玉与胡惟庸两桩惨案,共诛杀4万余人,史称“胡蓝之狱”。

洪武二十七年十一月,“胡蓝之狱”惨案基本处理完毕,颖国公傅友德又成了眼中钉。傅友德是一员叱咤风云的猛将,朱元璋多次想杀傅友德总是找不到借口,于是变着法儿拿他儿子开刀,然后以犯上作乱罪处死傅友德。一天中午,朱元璋主持一个有文武百官参加的大型宴会。在步入宴会厅时,朱元璋见护卫傅友德之子傅让没有按规定佩剑囊,于是显出满脸杀气,当着文武百官责怪傅让有弑君之罪。傅友德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向皇上当场赔罪。谁知朱元璋霍地站起来,将玉带压在腹下反问道:你是不是等不及想造反,谁让你起身说话的?快去把你的两个逆子杀了,提首级来见朕。说着,随即让卫士递过御赐宝剑。这简直就像晴天霹雳,傅友德终于明白皇上的用意。但一个堂堂大明开国皇帝,要诛灭我全家,何必要用这种卑鄙手段呢?傅友德提着两颗血淋淋的人头来到宝殿,也不禀报,傻愣站在皇帝面前,旋即挥剑自刎而死。两个儿子的人头从他手中滚落在地,三颗人头滚动依偎在一起。这个虎啸风声、叱咤风云40年,为开创大明江山立下汗马功劳的沙场老将,就这样惨烈地结束了人生。这个场面反倒使朱元璋十分尴尬,他成了实际上的被审判者和失败者。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