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之后, 的病情立刻完全失控。当天夜里,
体温急剧拉高,高烧飙升到41℃,医疗小组急得手忙脚乱,士林官邸内气氛空前凝肃,原本拍板决定施行肺部刺穿手术的宋美龄,也慌了手脚,至于那位洋华佗,已经收了巨额的诊疗开刀费,搭乘飞机飞往新大陆途中。
1 治疗报告为宋美龄错误决策粉饰太平
由于肺部穿刺的决定者是宋美龄本人,因而没有任何人胆敢针对这一误诊事件,追究医疗责任。不论是哈医师或是医疗小组的「御医」们,尽管意见南辕北辙,但基本上都是提供专业意见,没有最后决定权。既然当儿子的蒋经国又无异议,
的配偶宋美龄自然成为最后仲裁者。她不听从医疗小组中国医师的专业意见,执意听从哈医师的意见作穿刺手术。手术之后,却又发生蒋介石病情告急、高烧不退的紧急情势,医疗小组的各位医生们心想,果然不幸言中。「御医」们固然心知肚明,蒋介石病情突然失控,和宋美龄决定抽肺积水有绝对的因果关联,但又有谁敢去追究宋美龄的错误决策呢?
但是,真正离谱的事情,发生在后头。当蒋介石过世之后,医疗小组基于为「尊者讳」的心态,《蒋介石治疗报告》竟故意略去肺部穿刺手术一节,而且捏造了别的病由,刻意掩盖并抹杀事实。《蒋介石治疗报告》记载1974年年底的治疗经过时,声称:「民国六十三年岁末,台湾发生流行性感冒,蒋介石亦受到感染,医疗小组当即建议蒋介石应多作休养。十二月一日午间,蒋介石突发高烧,经检查后,发现蒋介石之肺左上叶及右下叶肺炎复发,两胸膜腔且皆有积水,细菌培养证实肺炎为一种抗药性之革兰阴性杆菌所造成。」
宋美龄延请美国医师为蒋介石做肺部穿刺手术,造成严重的手术后遗症,官方版《蒋介石治疗报告》竟搪塞为:「民国六十三年岁末,台湾发生流行性感冒,蒋介石亦受到感染。」
据一位医疗小组医护人员表示,1974年年底台湾并未发生严重流行性感冒,即使有季节性的流行性感冒,高峰期也是在每年秋季,不会拖延到12月才被传染流感。况且,在医疗小组层层把关、过滤之下,蒋介石周围基本上处于半无菌状态,任何随员一旦有感冒征兆,马上就会被隔绝在外围,不准进入蒋介石的生活空间四周。
从时空环境而言,晚年的蒋介石几乎「很难」传染流感。官方版《蒋介石治疗报告》明显在为宋美龄作出肺部穿刺的错误决策,作擦脂抹粉的掩饰动作。
蒋介石突发高烧,群医惊惶之余,只有投以「大量之抗生素」并采取「其他支持疗法」,70年代,尚无类固醇或强效抗生素可以压制顽强的细菌或病毒。由于蒋介石病况危急,为了消炎退烧,「御医」陆续为蒋介石施打了5000mg高剂量的抗生素,高温依旧不退。
「荣民总医院」恰巧进口了一床冰毯,垫在床单下面,再插上电插头,床单的温度马上降低好几度。使用冰毯以后,蒋介石的体温随之略微下降。哈医师万万想不到,当他开完刀走人之后,台湾这群医护人员和「总统」副官随员们,为了蒋介石高烧不退,急如星火般地忙得几天几夜无法阖眼睡觉。
2 宋美龄两套标准,严责钱如标,放过孔令伟
原本极力吹嘘洋医师医术高明的宋美龄,以及对外号称是士林官邸「医疗总顾问」的孔二小姐,这下全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时之间全慌了手脚。一位高级侍卫官员,日后不讳言地引述「御医」们的说法称:「虽然夫人与总经理都是好意,但却是蒋介石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
医疗小组「御医」们早就警告过宋美龄、蒋经国,所谓背部穿刺手术的高度风险,可惜,宋美龄始终置之不理。「御医」们自始就认定背部穿刺手术「是蒋介石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医护人员和侍卫人员心里都有数,决定肺脏穿刺手术,抽出肺部脓血积水,确实出自宋美龄一片善意,却无疑也是蒋介石生命快速终结的催命符。宋美龄和「女儿」孔令伟内心是否歉疚自责,外人无从得知。
宋美龄对戳破蒋介石肛门的钱如标,恨之入骨,关他禁闭还难消心中之气,每每提及,嘴里还不停臭骂,恨不得啃其肉而食之。这一回,宋美龄的左右金童孔令侃、孔令伟引介了「洋和尚」哈医师,搞什么穿刺手术,吹嘘可以「大有进展」,结果,不但没让蒋介石「早一点好起来」,反而数度让蒋介石病危。对孔氏兄妹,宋美龄格外「施仁」,从不责怪,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当然,宋美龄心里明白她和孔令伟两人闯了大祸,可又碍于面子,不敢自承错误。「医疗总顾问」总算搞清楚,医疗小组医师们不赞同抽积水的道理。「医疗总顾问」暂时收敛了好一阵子,再也不敢提议延请「西洋神医」的馊主意了,可是,千古大错已经铸成,悔时已晚。
蒋介石施行肺脏穿刺手术,是1974年12月初的事。四个月后,蒋介石即病
在台北士林官邸。我不杀伯仁,伯仁为我而死。
孔家为蒋介石做了不少的事,据说,20世纪60年代初期,蒋介石一心想「###金沙国际,」,台湾当局缺少一笔钱购置一批新式、尺寸较宽大的LCM-A(一种可以搭载美造M-24型战车的登陆艇),当时,孔祥熙还在世,接到蒋介石希望他捐输购买武器经费的函电,慨然同意捐献好几亿新台币,并就近在美国购置LCM-A登陆艇。
1949年前后,蒋介石受孔家贪腐形象之累,屡屡受人怨谤;之后,孔家却大方捐输支助,形同雪中送炭;1974年年底,建议做肺部抽积水手术,又是孔令侃、孔令伟兄妹出的馊主意,宋美龄是最后拍板定案者。
手术后遗症,确实为蒋介石的晚年生命,笼罩着一层阴影。虽然没有人胆敢公然提议追究责任,医疗小组成员人人心中自有一把尺。
3 蒋介石之谜,蒋经国了然于心
恶化的病体已经难以回复原点,蒋介石的健康状况急转直下,并且逐步走向生命终点。医药和身体的事情,谁都没有把握。即使蒋经国明白内情,也不敢追究这两位「女强人」的责任。
1975年1月1日,纵使接班态势底定,蒋介石的卧病不起,使得蒋经国内心愁苦不已,只能凭借日记抒发感怀和对父亲病情的忧急。而这段期间,也正是哈医师为蒋介石动过抽肺脏积水之后的日子。
1975年1月1日,蒋经国在一年伊始的日记中,开宗明义写道:「元旦,向父亲拜年,父亲在睡眠中,病情颇重,儿心殊苦。」蒋经国说的「父亲在睡眠中」,时间是元旦的上午,也是肺脏抽水手术之后的30天,因受手术后遗症影响,蒋介石仍处于高烧昏睡状态。
1月9日的日记写着:「父亲之病,仍无好转迹象。想起前天晚上父亲在病床上以左手紧握儿之右手良久,语音甚低,儿心忧苦。」
1月11日,蒋经国日记记录:「父亲病情经过一次严重的危机,反而有了起色,体温开始下降。」这段记载,说明了蒋介石,自40天前肺部穿刺抽积水手术后,一直发高烧,最高纪录为41℃,直到1月11日,因不断施打高剂量的抗生素及铺用冰毯,才开始降温。
蒋经国所谓「父亲病情经过一次严重的危机」,应该就是指肺脏积水抽除手术引发的高烧昏迷后遗症。
1月14日,蒋经国日记说:「坐于父亲病床前,冬夜听雨声,不觉心痛难堪。」
1月17日,称:「傍晚探父病,父亲答以笑颜。」
2月7日:「父亲病情稳定、好转。」
2月10日,是那年的农历除夕,蒋经国在日记中说:
「父亲卧病以来,多次均能转危为安,此乃天意,佑我邦家。」
3月26日,蒋介石身体情况有急转直下之势,日记里说:「父亲之病于今晚八时恶化,经三小时治疗后好转。余宿于病房中。日来余心不定,夜间多梦,不能专心处理要公,烦虑已甚。」
蒋经国对这段时间蒋介石身体状况的记录,充分说明蒋介石已经一分一秒走向人生最后的一段道路。不到两周时间,蒋介石终于撒手人寰。诚如一位侍卫官员叙述,肺部抽水手术「一个关键性的决定,影响先生迅速走向死亡。」「虽然夫人与总经理都是好意,但却是先生病况恶化的主要原因。」
抽取肺积水之后,蒋介石身体已相当孱弱。官方版《蒋介石治疗报告》不敢再加隐瞒,故而叙述称:「12月27日,蒋介石之慢性摄护腺炎复发,同时发现膀胱内出血,脉搏增快。当即为蒋介石输血急救。……民国六十四年1月9日晚11时,蒋介石已行熟睡,在值之医生发现蒋介石之脉搏突然转慢,瞬即降至每分钟不到二三十跳,于是立即施行刺激心脏药剂注射等急救,数分钟后心脏即恢复正常跳动。」至于被抽掉积水的肺部,《蒋介石治疗报告》说:「肺部炎症,终无法完全治疗,因此蒋介石时有轻度之寒热,所有之抗生素,对造成肺炎之细菌,皆不发生作用,医疗小组只能采用支持疗法。期能增进蒋介石之体力,使其体内产生抗力,而自行控制传染。」
肺部感染严重、心脏功能衰退、血液循环不畅,再引起体内器官积水,好几种病灶相互牵引,恶性循环之下,1975年4月5日夜晚11时50分,医疗小组的「御医」们,失望地放下电击心脏急救设备,正式宣告蒋介石89年的人生道路画下休止符。
1969年的车祸,形成蒋介石晚年健康的一场大灾难,严重撞击心脏部位的内伤,使得蒋介石健康情况直线下降。蒋介石告诉严家淦:「永福车祸,减我阳寿20年。」假如不是那场车祸,蒋介石不致卧病,假如不是宋美龄独排众议,执意赞同美国医师的意见,动抽取肺积水手术,原本尚称平稳的病情,更不致一夕突变,而不可收拾。一切的一切,究为天命抑或是气数呢?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